主页 > 手机报价 >

中信都让股权小队更不易

时间:2017-06-01 10:52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日前,中国足协出台了有关引援和U23球员更严厉的新政,国内舆论一片哗然,很多声音说这是政府在用行政手段干预足球,不利于中国足球未来的发展。对上面力推的新政,足协内部确实不是很认同,但对新政出台的初衷比较理解。毕竟,对有增无减的烧钱游戏,在俱乐部层面,也有不少已不堪重负,其中有国企豪门还向上面反映了这种情况,诉说了“再这样下去,联赛将愈发不健康,我们也玩不起了”的困惑,要求扼制引援费用飙升的趋势。一位足协内部人士表示,别看国企财大气势,可是现在中央和国资委的监管也在加强,不是每家国企都能随心所欲大手大脚花钱,你看连中信国安都出让了控股权,中小俱乐部生存境况就更不容易了,如果不是上面推出霹雳手段,这是很难在中国职业联赛行业内部自行解决的问题,之所以出台这样严厉的新政,除了培养年轻球员尽快出成绩的急切心情,来自俱乐部的呼声其实事关联赛的生存根基。
  《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明确了中国足球必须走职业化、市场化的道路,中超中甲将要成立职业联盟,这个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但是,在支持新政的人看来,从目前来说,我们的中超中甲还不是一个真正职业化和市场化的联赛。根据中超中甲俱乐部的准入标准,我们的职业俱乐部必须是在工商部门注册的公司。按照最基本的经济规律,俱乐部既然是公司就应该以追求经济利益最大化为目标。但是在中超中甲联赛,有几个俱乐部是能够盈利的呢?光是广州恒大俱乐部一年的亏损就超过了8亿元人民币,据此估算中超中甲所有俱乐部一年的亏损应该在100亿元人民币,这是一个相当惊人的数字。据足协内部人士透露,新政推出之前也不是没有作过调研,例如,从联赛成熟的欧洲来看,欧足联从2013/2014赛季开始实行财政公平法案,对俱乐部的财政审查以三个赛季为一个周期。按照目前的标准,任何俱乐部在连续三个赛季累积亏损不得超过3000万欧元(约2.3亿人民币),即平均每年亏损不超过8000万人民币,否则将不能参加欧足联主办的比赛。与此同时,日本的J联赛也实行了财政公平法案,他们认为足球运动不仅要追求足球场上的公平,也要追求财务上的公平,那种靠巨额亏损来获取优异比赛成绩的做法是有违公平竞赛精神的。对于长期亏损的俱乐部,不管其成绩有多好,J联赛都会按照规定取消其参赛资格。在韩国,K联赛也实施了严格的成本控制手段。全北现代是2016年的亚冠冠军。根据韩国K联赛公布的数据,全北现代2016年球队工资总额只有146亿2617万9千韩元(约8776万人民币)。作为对比,上海上港奥斯卡和浩克的年薪分别为税后1800万和1500万欧元,上海申花的特维斯年薪税后2200万美元,河北华夏幸福的拉维奇年薪税后2000万美元,随便一个中超的高价外援工资都可以轻松超过亚冠冠军全队的工资总额。
  据悉,就连足协也受到了诘问,严格说来,中超俱乐部近这几年在亚冠联赛取得一点成绩,是一种用金钱营造出来的虚假繁荣,是沾了亚足联管理水平低、没有实行公平财政法案的光。试想一下,如果我们的俱乐部和日韩俱乐部一样,每年都花同样的预算,还能够拿到亚冠的冠军吗?
  在支持严厉新政的人看来,不光是经济的角度,从足球竞技的角度来看,中超也存在虚假繁荣的现象。无论是中超联赛还是中甲联赛,都不是完全按照市场规律运行的联赛。在当前这个特殊时期,联赛发展还不能完全靠市场,需要有一定的政府介入。也就是说当联赛的发展方向出现了严重偏差的时候,作为主管部门是有责任和义务出手干预的,否则中国足球将有发生崩盘的危险。当然,当中国足球改革措施到位了,联赛市场机制建立起来以后,政府自然会减少对职业足球的行政干预。
  一位足协内部人士表示,当前中国足协出台外援转会政策和U23政策的出发点是好的,方向是对的。至于是从转会费中提取多少足球发展基金,每场比赛上场多少个U23球员,舆论完全没有必要过分担心它的副作用。毕竟主管部门也希望联赛能够更加规范和健康地发展,如果在实践中真的发生了大家所担心的问题,主管部门也是会对相关政策进行调整的。但是归根结底,如何解决职业联赛的巨额亏损和本土球员的发展危机,才是所有联赛参与者目前所面对的最严峻的挑战。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